2008-08-29- []

旧寝室还有些东西没搬完,将近傍晚便进了空荡的房间。

实际上也没什么东西好拿的,也就几本书,几个空箱子。收拾完准备离开时,暖暖的阳光下床角一个毛茸茸的布满灰尘的玩意儿进入视线,蜘蛛都在里面安了家。

我想我有一年多快两年没穿过这双拖鞋了吧,想当初是多么爱穿,现在却也宁愿光着脚板子。我真希望它可以一直呆在床底下不出来,寝室却还是有人住,怕被拿了连以后探望的机会都没,于是塞进了箱子,想着还是一直藏起吧。

我是第一次听说K还想着那女生,尽管很早分了手,我也第一次听说那女生讨厌K,尽管以前在一起

听朋友这样叙述,老子心里暗骂一句日

但公平不公平本来在感情里就不平衡吧,大多数的无奈还是得接受,朋友说如果k知道女生讨厌他,一定会哭,这样一个大男人~

我们又好的到哪里去,撕心裂肺彻夜难眠成为过去,于是自己便回头去嘲讽过去的撕心裂肺彻夜难眠,只能证实时间的恐怖,丝毫加固不了心底最后的防线,稍有触动还是他妈的情感泛滥,爷我只是尽量懒得去回顾。本不想写的,这不是自己,我只是对K惋惜,生活是为自己,不是为别人。分开了,祝福片刻,够了。

如歌中唱到的,wish you well


评论

    发表评论